学习回信精神 弘扬师德师风--陈鸣老师专访

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:2007-04-02浏览次数:4182

 他是我们的老师

有一个人,他从开始到最后一直深信老师是他最美的事业;

有一个人,他在死神的面前谈笑风生,只说“是学生救了我一命”;

有一个人,他说今生死而无憾,只是惋惜许多的学生不能再受其教诲……

陈鸣老师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时,死神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悲伤的印记,清瘦的身影依然矍铄,敏锐的目光带有那种经历丰富的睿智,只有不时的咳嗽声提醒我们这是一个刚经历过病魔考验的人。

翻开简历:陈鸣,82级浙大土木系毕业留校,从事本科《钢筋混凝土结构》教学20余年,深受历届学生好评,课程被教务部列入校首批精品课程……一行行字对应眼前的人,我们带着好奇和崇敬专访了陈鸣老师。

 

“教师事业是我从始至终的选择,别无所想。”

这是老师对他人生选择的定语。他出自于三代教师世家,外公和妈妈是小学教师,父亲则是中学老师。谈到他们对他选择的影响,他说:“小时候上学的时候,同学们一直在我面前说的爸爸上课怎么怎么好,很崇敬的样子。我感觉受到同学的爱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,那时就觉得教师是一个崇高的事业。”文革期间他做了中学老师,等到78年高考恢复他被浙大土木系录取到毕业,依然选择了老师的道路,从始至终没有其他想法。

他的课程一直是学校的精品课程。他说他的学生几乎都会到课,如果有一天没到一定是那个学生有事。土木系还在玉泉的时候,有一次教务部的老师到他的课上去听课,结果看到教师过道上也坐满了学生,惊奇地问是你的教室不够坐吗?其实是其他班的学生也过来旁听了。

陈鸣老师的课一直深受同学们的喜欢。历届的学生评分中,他18次获优秀,其中13次居系里首位。在他的《钢筋混凝土》课堂上总是笑声不断,气氛活跃。在他的心目中,有学生投入和关注的教学才是有意思的教学,倘若课上一倒一大片,个个神情呆滞,那教起来也没劲。

而怎样让学生活跃起来就要看一个老师的水平和用心程度。教了这么多年,陈鸣老师每次都提前备课,主纲在课堂笔记中,课上又会从细节中展开讲许多工程例子来活跃气氛开拓视野,一门本来枯燥的课程也变得生动有趣。“做一个老师,要条理清楚是比较容易的,但是要生动活泼就需要下点功夫,也有一点天生的因素。也许自己就是对学生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吧。”老师这样讲自己的感触。

二十几年来老师一直致力于教学,相比较在科研上花费的精力就要少了许多。学校BBS88版上有人这样评论过:

相信每个上过陈鸣老师钢混课的学生都有体会……学生对一门课的兴趣,不仅在于课程的重要性,更在于是否有一位好老师……像陈鸣这样一心教书育人的好老师难得一遇。能成为陈老师的学生,是我们的幸运!土木极为重要的钢混课,有这样一位好老师教,是每届土木学子的幸运!

这不但是对老师的肯定,更是对教师致以的崇高之礼!

 

“是学生救了我一命。”

200641,陈老师因消化道大出血被送往医院,后被查出有肝脏肿瘤,要做肝移植手术。在得知这个事情之后,土木系的同学们纷纷在88版上发帖祝福,并表达了对陈老师课的喜爱。

网络上的信息为学校有关领导获悉后,校党委书记张曦和校党委副书记王玉芝立即关注此事,并请浙一医院的院长郑树森院士亲自执刀为陈鸣老师做手术,给予他最好的医疗条件。学院分担了部分医疗费用,许多教职工也纷纷捐款资助。现在老师恢复得很好。

在有些人眼里,他是一个等死的人,但陈鸣老师自己丝毫没有恐慌和悲痛的影子。相反,他却认为这一年收获颇丰,能够得到领导的关怀、朋友同事的帮助,更有学生对他挚爱的事业的充分肯定。他感到多年的目标达到了,死不再是一件恐怖的事情,除了不能再教下届的学生没有什么遗憾了。对他来说,给学生上课传给大家知识是他最大的乐趣和安慰,不能上课就如同丧失了赖以生存的土壤生命再长也无意义。正是这种对学生的爱,对教学的爱让他在得知同学们的关心和评价之后暖意充胸,更加不后悔自己的选择,精神上获得了巨大的支撑,战胜了病魔,重获新生。

“学生们都说感谢我,其实我更应该感谢他们,是他们的话他们的行为救了我。”老师动情地说,“这次病让我直接地看到了同学们对我的评价,这是我很在乎的事情,是对我人生的肯定,我是很开心很受鼓舞的,正是这种精神力量让我还能站在这里。”

 

他和学生们的故事

“老师与学生是双向的。老师很积极地教学,学生给予反馈,这样老师就更有精神教给学生更多,这是一个良性循环。”在老师班上,不及格的学生很少。钢筋混凝土被称为是土木系吃饭的家伙,重要却又比较枯燥,若没有老师的引导学生很容易丧失兴趣。

作为省国家一级注册工程师、建筑师考前培训的主讲老师,陈鸣老师不但让课堂总是妙趣横生,也拿大型考试的题目来提醒大家知识的重点和题目的分析方法,使学生在乐趣中学到了知识。在课后,老师总是耐心地解答同学们的疑问,一遍两遍三遍四遍,从不厌烦。在他看来,能问问题的学生是有勇气的,能问好几遍的学生更是要极大的勇气,他从不打击学生的勇气。

有几件事情很让他感动。在他住院期间,学生纷纷去看他,带给他一个写满祝语的本子。其中一个学生写了许多,说虽然他的研究生保送最终没有成功但他真的很感激老师,从头到尾一直为他的事上心,为他指路。这让他很有触动,“学生都是很懂得感恩的,你的心他们是理解的也记在心上。”他考到同济大学土木系读研的学生也专程跑过来看望老师,说当年考研时的帮助让他难忘。“那种被理解的感觉是很好的,学生给我的正是我一直追求的。”老师真正把学生看得很重很重,把学生当作了生命中不可分割的部分。

现在肝移植后的陈老师肝脏很好,但是由于癌细胞已向肺部有所扩散身体还比较弱。对于不能再长期从事教学工作一事,老师深感惋惜。放心不下同学们的他,上学期期末去给所有的班级做了一个考前复习课,他说他也只能做这么多了,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。

一句句诚挚的话给我们的是良久的沉思和感动,充满温暖的心一定会得到命运之神的眷恋,为生命铺就明美的画卷。

“我挚爱古典音乐,从在浙大做老师起在杭演出的交响乐会、芭蕾舞、歌剧几乎每场必看。我最喜欢台上的指挥,指引着整个音乐的所向。也许正因为如此,我痴迷于做讲台上的指挥,在其中我得到了满足。”陈鸣老师如是说。他的教学事业,已不只是一种职业,更是灵魂深处的享受和艺术的创作。他给与学生的和学生给与他的,穿越生死,已不再普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浙江大学报20073303



返回原图
/